易玩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 > 棋牌竞技 >

恕瑞玛你的皇帝回来了本该走向巅峰的他却跌落

日期:11-28   阅读:100   分类:棋牌竞技

hello大家好我依舊是那個愛玩遊戲的豬兒蟲,上期豬兒蟲已經給大家詳細的說明了亞索的背景故事還有他和銳雯的愛恨情仇,所以說英雄難過美人關吶,縱使他十步殺一人獨行多年從未敗過最終還是拜給銳雯,是真的實力不如銳雯麼?當然不是了,一個是天生的御劍天才,一個是後天苦練,同樣是手上沾滿鮮血不同的是銳雯在不斷走向光明而亞索則是越發走向黑暗,想來那一戰之後亞索能看清楚的東西會很多不然也不會加入英雄聯盟了。給大家科普一下瓦羅蘭大陸之所以會有英雄聯盟是因爲人們被虛空入侵,從而便開始一起抵禦外敵包括野心勃勃的諾克薩斯也只能停戰來合作。

閒話不多說,本期豬兒蟲要給大家講解的是「沙漠皇帝—阿慈爾」的背景故事,這位皇帝的背景故事就有些奇葩了,小編也是最近才得了了解,仔細看完之後還是感到非常驚訝的。想來在遊戲中使用過阿慈爾和澤拉斯的人都知道他們兩個是屬於敵對關係,小編沒有了解前一直以爲澤拉斯是恕瑞瑪地下封印的大boss的存在,看完之後才知道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吶。澤拉斯從小是一個奴隸,在當時的恕瑞瑪奴隸是很多的而且等級卑微,而有一次阿慈爾在看書的時候因爲不理解一些東西得到了阿慈爾的指點,於是年幼的阿慈爾便將這個奴隸從此當做自己的朋友,雖然這樣的行爲在作爲恕瑞瑪的皇族來說是不可以的,不過阿慈爾還是這樣做了。

本來是小皇子的阿慈爾是無法觸及傳承皇位的,不過在一次意外中阿慈爾的皇兄全部身亡所以他便成了恕瑞瑪當時唯一的皇子,並讓澤拉斯地位上升從此做他左右手。在阿慈爾成爲太子之後皇后再也沒有生過皇子,基本生下來都是夭折,直到有一天又一個皇子誕生了,本以爲會安然無恙誰知道從天上劈下一道天雷正中皇宮,而皇后和那個小皇子也一起身亡,而之後在阿慈爾的父皇死後阿慈爾在澤拉斯的輔佐下成功登基。阿慈爾登上皇位意味著恕瑞瑪將迎來一個全新的時代,他解除了所有的奴隸制,可以說在阿慈爾登基之後恕瑞瑪是逐漸走向巔峯啊,阿慈爾發誓要帶領恕瑞瑪走向最強的帝國,他想做全世界的統治者,然而就是他這個微弱的想法卻害慘了整個恕瑞瑪。

恕瑞瑪從遠古時期傳承下來就一直仰望太陽的力量,而得到太陽傳承的人都會成爲恕瑞瑪的飛升者,每一個飛升者都是太陽圓盤自己選的(恕瑞瑪的太陽圓盤飛升者飛升的地方)而飛升成功的人都將註定成爲恕瑞瑪的守護者,他們從遠古一直傳承下來與神並肩宛如神明一樣。而阿慈爾想統治全世界的這個想法被告知澤拉斯之後,澤拉斯便不斷的慫恿著阿慈爾讓他去嘗試飛升,讓他成爲唯一的一個人中之神,於是阿慈爾便開始由此作爲,而太陽祭祀們知道後都紛紛勸說,不過權力高高在上的阿慈爾自然是選擇我行我素,任憑內瑟斯和雷克頓再怎麼勸說也不聽,在澤拉斯的不斷洗腦之下他只想飛升成神從而將恕瑞瑪帶向世界最頂端。

選定的日子到來,所有子民和大臣都感覺內心懸掛著,因爲從古至今就沒有一個普通人去嘗試過飛升,據說凡人想要嘗試飛升就必須要有必死的決心,所以沒有多少人願意嘗試,而這次選擇飛升的更是恕瑞瑪的皇帝所以很多人實在不敢想像結果是如何。沒有等到內瑟斯和雷克頓讓阿慈爾感到有些奇怪,不過看到澤拉斯在身邊他又放下了所有的想法,他又怎麼知道內瑟斯和雷克頓已經被差遣去做一個難度較高的任務。當儀式達到最高點時阿慈爾努力釋放自己的力量,這個時候卻突然從後身一股巨力將他推落神壇,而掉落出神壇的阿慈爾瞬間被太陽之火燃燒身亡,而澤拉斯則得到了這本不該屬於他的力量。如此逆天的行爲自然是有違神道所以太陽圓盤炸裂開來,一股力量從中爆發而出,一道巨大的能量漣漪則以澤拉斯爲中心向四周蕩漾而去,瞬息間所有士兵、子民。城市都化爲烏有,而那個繁榮的國家也在這一瞬間化爲一堆黃沙。

當內瑟斯和雷克頓趕回來看到眼前的一切時實在不敢相信,從當初自己守護這個國家開始便勵志陪同著皇室將這個國家帶上頂峯,怎知道兩兄弟出去這一趟回來一切都沒有了,作爲守護者的他們自然是第一時間去抓捕澤拉斯。同樣是飛升者自然只有作爲飛升者的他們能夠與之匹敵,可澤拉斯不只是普通的飛升者戰士啊,他從小就偷學黑魔法長大,所以兩兄弟同時出手也只能和他僵持,最終以雷克頓拖著澤拉斯一起封印在皇陵告一段落。封印澤拉斯的時候內瑟斯還是很糾結的,雷克頓非常堅定的告訴內瑟斯只有這樣做才能將澤拉斯封印了,最終內瑟斯還是將他們一起封印在黃沙之下。抓起一把黃沙緩緩地看向遠方「恕瑞瑪不會被淹沒!」

數千年後,幾個年輕的賞金獵人根據寶藏的消息找到了這裡,而這一隊伍中就有著希維爾,希維爾是恕瑞瑪皇室中少數活下來的後裔,而阿慈爾就是她的先祖。諾克薩斯的人來到這裡搶走了地步並跟著希維爾一起打開了地藏,當進入這裡時希維爾便感覺眼前一黑就這麼被殺死了,諾克薩斯的人並沒有從這裡得到什麼便失落的走了。本以爲自己已經死了恕瑞瑪你的皇帝回來了,然後當她睜開眼時卻看見一個慈祥的臉龐正在安靜的看著他,這個陌生的男子身上透露著巨大威壓,但同時也能感覺到血液流淌時在沸騰,心裡已經清楚想來這位就是自己的先祖。走過之處皆爲綠洲,「恕瑞瑪!你的皇帝回來了!」聲音不大卻充滿著威嚴,以阿慈爾爲中心傳向四周。一座石像慢慢破碎而開,內瑟斯睜開了雙目恕瑞瑪你的皇帝回來了,「千年了,恕瑞瑪永不會被淹沒!」

Copyright © 2019 易玩棋牌 版权所有